懒萧萧

学业繁忙,在下尽力产粮
若迟迟不更,必是爪机不在身
在下尽力而为

震惊!大赛某男子竟被这样对待!

这篇写的纯属是给自己玩的
随便看看就好了

















据大赛报道 某金发男子被没船海盗,亲到下巴脱臼。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沦丧?请收看凹凸新闻

据丝瓜群众的口供,事情是这样的:

雷某在凹凸大厅上对金某表白 ,并许下今生带你去吃肉,条件是和我埋在一个坟里。金某犹豫了一下,不顾亲友的反对答应了。

据说当时雷某极为激动,拉着金某的领子一顿乱啃,亲的极为猛烈,如果不是看到了雷某对金某的表白,我还以为他们打起来了。

据记者报道,当时安某,嘉某,瑞某,以及没船海盗的各位。脸黑成跟烤肉似的。噼里啪啦的火星子直冒,在座的各吃瓜群众。似乎都闻到了一股烤肉味。

让我们听听受害者金某的回答:

格瑞:金下巴脱臼没法讲话,我是他的翻译官

我现在非常后悔,我觉得我不应该答应他的请求,但是肉的诱惑太大了,我受不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亲我,可能这就是好朋友之间的亲密互动吧 。但是我要郑重的说明一下。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只爱格瑞!

金:???

我们现在已联系到嫌疑人雷某,让我们听听他的说法:

我现在就是非常非常的后悔,我当时太过兴奋,就亲下去了,我没想我会亲到小鬼下巴脱臼。

呃,那个秋姐,请放下你手中的刀,还有大赛前十的那几位请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抱歉,现在场面异常混乱,凹凸大赛新闻报道在这里就跟你们道个别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打就打,别打我啊

中秋快乐
我出来丢人了
不知道谁看出来这是金宝。。。

我终于把自个儿的人设补全了
莫名萝莉风
【依旧画丑】

遥远的王子殿下02

【其实我是想等到热度50的时候再更的...但是情人节都没有写

谢谢大家支持

瞎看看吧

小学生笔文

Ooc极其严重】

阳光洒在他嫩白的皮肤上面,照射在他的眼睛上

嘶,好刺眼金是这样想到,在泥土上双脚离地,由于长期没法照射到太阳,导致金的个子有些矮,皮肤特别白。

金缓缓的睁开双眼,阳光过于刺眼又闭上了。带着星星头带的海盗笑了一下"喂 小鬼这么脆弱?"听到这句话,金睁开双眼,一脸复杂的看着那个海盗声音,沙哑的说道:"放我下来"金聆听到久违的声音,有些震惊,这是他的声音吗?海盗听到后,将手松开,金就像断了线的木偶一般直接掉进肮脏的泥土里,温暖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像极了母亲抚摸自己亲爱的孩子一般。

他没有抬起他的头,长长的金发也一齐地落在泥土里,海盗扶起他的脸,细细的观察了一番,虽然说头发是长的,皮肤也是白嫩的,五官也是很端正,可即使是粗粗的一番观察就会发现他是个男的。海盗看了一番后,他承认这小鬼确实好看,就是眼睛没什么神色当时毁了这佳人。

"佩利,把人带走"海盗看完之后放下他的脸颊任由他的长发挡住他的脸。金看了一眼他们,本能反应的说出"你们是谁?"一个拖把头的男生走出来扫了一眼金嘻嘻的笑了一下对一个高大的金发男子说:"这可是个美人胎子,可别把他弄坏了"那裸上半身的金发男子倒是热血的说道:"没问题"

不过金顾不了那么多,他觉得他要自由了。突然间被头发挡住了眼眸闪出了光芒,就像他还未关进牢笼里,与花作伴一样,他与花儿遨游在登格鲁大地上,在还未被人类发现之前他是蓝色瞳孔像碧水一样,曾经的一位骑士说过如果你说大海很美,那你是没有见过他的眼睛。

但是他累了,好累..金闭上双眼,任由那群海盗把他带到不知名的地方,只要能把他带进去的就好了,金是这么想到的。不知多远,金感觉身体在左右摇摆,没法固定。他缓缓地将眼睁开,却发现自己在一个木质的房子里,不知这是何地方只是它摇摆不停,金看着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被锁住了。

金本以为得到了自由,却发现自己还是处于深渊。本来因为自由而让发出的光芒,却在这时消失殆尽。他又躺下了,将自己缩在一起在这可悲的"牢笼"里,显然这个"牢笼"隔音效果出奇的差,金听见两个水手的谈话声,然后渐渐的两名水手的谈话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脚步声,门开了,金看了一眼开门的那位。

那位戴着绿色帽子面部表情看不清楚只知道他的眼睛异常的好看如果说金是浅海中最美的颜色与活力,那么他这是深海中的沉寂,无法看出什么。他慢慢的走过了,俯下身看着金张口说道:"金?"金争大瞳孔,喉咙一阵发痒猛咳了几声,那位看来已经准备好了水,将它递给金,金喝下后眼睛却意外的疲倦倒头在那位面前睡过去,有些没什么防备。

可能是因为他对他比要旁人对他好。

梦中他看到了之前递给他水的那位好像是小时候,还要他的以前..

【all金】遥远的王子殿下01

【很短非常短

老久没写文咯

手感不是很好

应该会很难看

如果喜欢感谢小蓝手和小红心

小学生笔文,超级强大的ooc,全程ooc】

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他的血统是何等的高贵,却被囚禁在牢房里。

原因很简单,人类不相信非人类是无害的,即便他们知道那被囚禁在牢房里的人是他们的王子殿下。他们的王子殿下,有着耀眼的金发以及纯净无瑕在碧池中没有任何杂质的蓝色瞳孔,他的眼睛是那么的澄澈,所有人都为他着迷,直到他们发现他们的王子殿下使花浮动起来绕在他的周围旋转着。

那位耀眼的王子殿下在狭窄的牢笼中不知度过了多少年,他那无瑕的眼眸染上了不该有的颜色,他记得有一个人来过这里,他曾放下誓言会带他离开,让世人相信他,但是自从他说完那句话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可惜的是王子殿下忘了自己的名字也忘了当年那个人的名字。

金发少年抬起头用他那澄澈的眼睛,望着眼前那位棕色少年,棕色少年的绿宝石般的眼睛,看着他,他说下了一句话

"您怎么会在这里?"

金发少年摇了摇头,然后便垂头丧气的再次将自己的头埋在自己的大腿里【动作你们就想一下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棕色少年笑了笑说道:"在下....是这个国度的骑士团团长,王子殿下能告诉我,您为什么会在这吗?"金发少年抬起头

"不要叫王子殿下,我有自己的名字,我叫金"他这么说道,安迷修笑了笑倒也倒也没说些什么,他将自己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说到:"这下会让您出去的,让您被所有人接受.....眼前突然一亮,金发少年想起了自己的名字 金,这就是他的名字,可。。。那位少年叫什么呢?当时梦得太糊涂了,只清楚他是这个国度的骑士团团长。

金低下头,眼中有些灰暗,他将身躯缩成一团藏在牢笼的角落没有出声,他都忘记了自己的声音是什么样子的了。他就这样子沉沉的睡过去。

过了几天来了4个人,金看着他们却不知该说什么,他的到那个戴着星星的人说了句

"佩利把门弄开"

然后那个门就开了,金看见了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见到的太阳,阳光洒在他白嫩的皮肤上面,有人进来了耳朵是这么告诉他的,他的耳朵还告诉他,他说他是个好货色,他的皮肤告诉他有人抓住他了,他的皮肤要告诉他,他感受到阳光中的温暖。他的神经告诉他,他好像自由了。

那一朵白花

【文笔渣的一批

完全不知道在写啥

意识到白嫖不好过来交党费的Ծ ̮ Ծ】

行走江湖讲的是情义二字,从华山下来的年轻剑客因为一时风流,隐居于竹林中,小小的院子里,有一个土堆没有杯牌,只有一朵不起眼的白花悄然生长。来往的过客问他,为何会有这土堆?

不再年轻的剑客笑道:"为了让一朵花照顾他"因为那里埋葬着他最爱的人,没有杯牌也许是留恋他的好。

年轻的剑客喜欢喝酒,而不再年轻的剑客却不爱喝酒,他的家中总是二件套,每件物品都是成双的,年轻的剑客喜欢闯荡江湖,在他老后,却在竹林里面平淡度日。不再年轻的剑客他的剑已经生锈了,可在他旁边的剑鞘却依旧像刚拿出来的一样,只是剑鞘上的伤痕如此的醒目。

剑客的黑发已成了白发,年轻的脸颊己有了纹路,年轻活力的声音染上了沧桑。年迈的剑客总是对着剑鞘说话,在旁人看来,年迈的剑客是耐不住孤独,把剑鞘当成活人了。

确实是这么回事,在剑客的脑海中,总是浮现着那一个人的身影。那人发丝如墨,一身重阳装,背着剑鞘,唇角微翘,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宛如金丝镶住他的身体,清风抚过,青丝飘拂,幽淡的蓝色瞳孔折射着年轻剑客的身影。

那是剑客喜欢的人,是剑客想要用尽一生去守护的人。

剑鞘上的伤痕,让剑客清醒了...

在夜晚里,剑客总是会一个人默默落泪。剑客每次都抱着剑鞘哭泣,抚摸着剑鞘身上的伤痕,剑鞘表面凹凸不平,剑客却不在乎...

剑客在房内倒了杯清茶却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剑客转头看向声源处,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儿。"华山,我回来了"武当轻轻的说到,武当看着华山的面孔已经沧桑,他拿着自己的手摸了摸华山,轻轻说到:"这几年,只是苦了你"华山苍老的脸上有了几道泪痕,声音止不住的颤抖,华山将眼前的人儿抱在怀里,那人看着华山的青丝已成白发,小声的哭泣 ,武当轻轻的勾起嘴角,伸出双手抱住华山的背,只是说了也奇怪,那么多年过去了,武当的面容却依旧没变。

华山托起武当的手,将苍老的手指在他的手上比划着,痒痒的。武当笑着问他:"你在做什么?"华山慢慢的说道:"我在画同心锁"华山将手指穿过武当修长的手指间空隙,十指连心。明明已经苍老的华山却还是那般小孩子气的说道:"这样子我们就不会再分开了"武当笑了,笑他的孩子气。

华山低着头,看着那十指连心的两只手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泪珠滴在己有了皱纹的手上,武当笑了一下,将没有十指连心的那只手,那只手依旧纤细白稚,轻轻地抚摸着华山的背。武当低着头,青丝落在华山的白发上,柔声说道:"抱歉,我爱你...."华山的瞳孔缩小,眼眶架不住的泪水,落下,清凉的风飘过,翠绿的树木飘落了几片叶子。

华山抬起头看向那容颜未曾变过的人儿,他脸上连一丝皱纹也没有,还是初见的样子,幽淡的蓝色瞳孔中还是华山身影和当年利刃穿过他的身体时一样。华一时忘了说什么,他哭着说道:"对不起"武当愣了一下,他认识的华山从来不会说对不起,武当抬起手抹去华山泪水笑道:"都多大了还哭"华山握住武当的手,墨色的瞳孔中虽是沧桑但不知为何多了几分纯真"我....喜欢你,不曾变过"

武当听了他笑了,很美。

阳光照射在屋内,华山睡着,他抱着剑鞘,轻声说着武当的名字说了一遍又一遍的我爱你...

武当也没有回来过,自始至终武当回来了只是梦吧了,那土堆的一朵白花在这世界里悄然生长...

01

酒肆今个很暴躁,酒肆今个很烦躁,酒肆今个握着他四十米长的东风快递一脚踹开门,将蓄力完毕的魔法阵往里一甩“拜拜了您呐”没有任何声响,房间里的人瞬间消失不见,视角上方显示“魔法师酒肆残忍的杀死了魔法师我好悲催”私信一栏确认卖家把钱转过来了,才心情略好的带上兜帽转身出门准备下线继续补觉。

刚想下线,私信那里突然发了一条消息,是一个ID叫步笑白的道士,那道士的信息是,这位小姐姐,贫道看你杀人杀的好猛,想着要不让你休息一下,来魔境深渊,贫道来为你算算命啊....步笑白刚好发完这一条消息,又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人的剑尖闪到步笑白的面前,步笑白始终眯着眼说道:"哎呀呀,这是来算命的,还是来砸摊子的?"

?酒肆一脸迷茫,艹老子虽然脸捏的俊俏了点,但踏马的也是个男号啊?打算顺手关闭对话框下线,瞟到了地址“魔境深渊?”一个辅助的道士在哪里干什么?魔境深渊是自由竞赛区,说白了就是在那里随便杀人都不用开红的,一个辅助在那里也就只有在复活点被埋的结局。酒肆小小的身体大大的疑惑。翻开消息认真的看了一遍,恍然大悟“哦,是生意来了”众所周知,道士都有钱,这小道士怕是被围了,可不得好好勒索一把?酒肆双手啪啪啪换好装备,回复道“坐标,发过来。两万不商量"

步笑白直接无视了那几个杀气腾腾的人,打开私信发了坐标,心想到:这小姐姐,不就算个命嘛,竟然要2万,是个有钱人~.关掉私信,重新看向那几个人,问道:"几位算命?"鸦雀无声..剑意凄寒斩向地面,步笑白跳起,心中想到,我靠又来,扫腿,笑道:"贫道观几位印堂发黑乃今时有血光之灾"迅疾贴了几张符上去,"爆"然后又补了几张灵符上方视角显示"道士步笑白残忍伤害剑修啊呀呀    道士步笑白残忍杀害魔法师新疆冰糖心  道士步笑白残忍杀害剑修悲恶"笑了一下又重新回去摆摊算命去了

“欢迎来到魔境深渊”机械音从上方传来,酒肆抬头却看到头顶飘过的通告,呸一声吐了嘴里叼的狗尾巴草,对着面前的白毛道士咔擦咔嚓活动手指“人都打完了?那叫老子来干什么?给你当观众?”心里不爽是真,传送费贵的不要不要,魔法师又是耗钱不讨好的角色。更不要说最近懒萧萧太太又又又又出本子了,那肯定是买不用说。

"啊?小姐姐不是过来算命的吗?刚才清理了几个杂粹不然没法算命啊"步笑白歪着头一脸笑意的看着眼前被斗篷遮的严严实实的魔法师"不过小姐姐可千万不要说粗话,老子这词可不是什么好词呢"清风徐过,吹起他丝丝白发,眯着的双眼终于睁开了,幽淡的蓝色瞳孔中倒映出来的是那魔法师的身影,嘴角还是那不怀好意的笑意。

呔,算命?你算个什么?”昨天晚上为了攒钱买本子硬是刷本刷到凌晨三点,刚刚上线还是被饿醒的,爬起来煮泡面才看到快被打爆的电话不情不愿登上号。所以现在尽管已经下午,酒肆还存着一头起床气没处发。正准备放个魔法阵干他丫的,抬头刚好看到对方幽蓝的眼睛。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我愿睁眼第一眼看到的是你碧蓝的眼睛,第二眼看到你眼中的我。只得啧一声取消施法,“别什么小姐姐不小姐姐的,我男的,啊对了传送费还我。”他才不承认,好吧还是承认,这个道士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对,只有那么一点点好看。

"哎,男的?...算了你走吧"步笑白今天感到要自闭了,今天勾搭到了几个人结果全是男的...好想骂人啊,想着他就下线了,到了另一个网站,发了一条说说。顾子清关掉了眼前的电脑,叹了一口气,突然想到要期末考了,宿舍空调的冷气吹着,顾子清现在特别想挂科...可是又不想补考,只好现在赶紧去复习..

“?下了?他怎么下了?!我的钱呢?果然道士每一个好苗子”酒肆愤恨的将步笑白拖进仇杀列表,轰隆隆的巨响,酒肆身后巨大的炮台凭空铸建起来,泛着红光的炮口萦绕着不详的意味。“哟,那道士都下线啦,还虎视眈眈呢嗯?小爷我这儿可没钱,枪子儿倒是不缺。是一个一个的来?还是一起上?”几个小混混看着被召唤出来的炮台,“这…这…紫装满级还精修的吞噬炮!快跑!这人至少也是个大魔法师”在魔境深渊昏暗的背景下,穿着斗篷的魔法师靠在炮台上垂着头,嘴里嘟囔了句什么,随后消失不见。肖澜取下耳机,“大魔法师?没眼色,都认出我吞噬炮了还看不出来我是个魔导师这事?”

顾子清在宿舍里面老老实实的写卷子,写到一半突然写不下去了,又傻不拉叽的打开了电脑,冰冷的系统音想起:"欢迎来到多棱混乱"步笑白离开了魔境深渊,来到初始点--晶塔,说白了就是安全区和交易市场,其他地方随便杀人有的需要开红,有的不需要开红吧了,在晶塔是没办法开红的,"来这里摆摊吧,在别的地方太容易被打了"步笑白无奈的笑着。

晶塔是初始点,也是新手区,来来往往的人可以说是摩肩接踵,步笑白翘着二郎腿打量着路过的每一个人,还时不时点评一两句“啧,这姑娘不错,小腰细的好看”“哎哎?这胸,C罩杯了吧,脸捏的也好”幽蓝的眼睛虚眯着隐藏在一头白发下,看似懒散实则打量着每一个过路的人。毕竟仇人多。突然街角起了一阵慌动,大概是暗杀榜上又换了一批委托,剑修法师这类缺钱的高输出职业正慌着抢委托呢,步笑白扫过去,看到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萝莉正站着不知所措,身上还穿着新手校服,应该是混乱中跟丢了NPC,一双大大的眼睛雾蒙蒙的,一副要哭不哭的可怜模样,步笑白哪里扛得住,慌忙收了摊子疾跑过去,嘴角一咧装大尾巴狼“小师妹怎么了?要道长哥哥帮你吗?”那小萝莉可怜兮兮的望着步笑白“道…道长哥哥,我找不到NPC啦,你带我去找好不好?”说完就拽着步笑白往外走“啊嘞嘞?小师妹?NPC不可能在这么远的地方,你这都出晶塔了,不怕有坏人来杀你吗”那小萝莉闻言停下脚步“还一口一个小师妹呢啊?要不是上午被那个来路不明的魔法师拦着,我们兄弟几个早就把你摁在地上锤了”

"哎,这样嚣张的吗"步笑白用手撩起白发,幽淡的蓝瞳微微闪着银光,笑着说道,然后二连跳加轻功,道具上身疾走,迅速奔回晶塔,在世界里发了几条消息:辣鸡,跑得过我吗?顺带举了一根五指中的最高的那一指。

步笑白拍了拍自己的衣摆,步笑白本来想着摆摊的,结果看到某处卖着冰糖葫芦,蓝色眼眸中闪着比看到女生还兴奋的光顾子清喜欢吃糖,看到卖冰糖葫芦的自然是两眼放光走不动路,捞着袖子挑一串顺眼的就要拿,自然也没看到旁边蒙着斗篷的人刚付完钱指着那串对小贩示意。“哇,魔法阵不是这样用的吧?不是,这位斗篷兄啊啊啊,”步笑白躲闪着后方投掷过来的一个又一个魔法阵,“不就一串糖葫芦嘛,至于这样吗?我跟你没仇吧?”闻言斗篷兄果真停下投掷动作,步笑白好奇回头,好家伙,这位小兄弟正在仇杀列表里翻着,看步笑白不跑了,一脸复杂的上下打量着“步笑白?”“嗯?怎么看上我了?”步笑白一脸懵逼状。没想到对方突然口吐芬芳“艹!我说你这天杀的破道士怎么这么眼熟,踏马的还我传送费!”

步笑白只是愣愣的看着他,完全没管他在说啥,直接给酒肆来了定身符,然后淡定的吃了一口糖葫芦,随便坐在了茶馆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手肘靠着桌子,用手顶着头,笑着问:"小姐姐,这么喜欢我?"由于当时捏脸的时候,把瞳孔的反射光调得太大了,导致酒肆整个人全部印在步笑白的眼睛里,白发也没怎么整理好,就这么散着。不过定身符对高阶魔导师定身时长不会超过5分钟,所以很快就解开了,步笑白的脚下出现了浮着蓝光的魔法阵,直接导射出光线,"去死吧"酒肆黑这脸说着。


【安金】骑士之道

私设安迷修在还没有参加凹凸大赛之前有和金相遇

安→金

大型ooc现场

-------------------------------------------------------------------

他初见金时一句话:"你叫什么?"他的眼眸里有光是在深海中那一抹穿透千里海水照在绝美的珊瑚礁上的光,是在纯洁的碧蓝天空,没有一丝污渍,是碧池上的那天蓝。金发上沾染上丁一点儿泥土,稚嫩的脸庞有些脏,黑白色的卫衣也脏了,金用他那脏脏的手擦了擦他的脸,看上去更脏了。

金用他那干净的眼眸看着他,笑咪咪地说:"我叫金!"金的声音很干净很好听。他听见后,眼中仿佛有美丽的森林有森林深处的美丽动人的绿宝石,很美,他说:"在下安迷修"说完安迷修将手伸向金说:"起来吧,地上冷,请问你在做什么,需要在下帮忙吗"金听完,沉默了一会儿,握住了他的手,站起来又很快倒下,不过安迷修手快拉住了他问道:"怎么了?"安迷修将他放在旁边的大石头上。

金底下头后,过了一会儿笑着说道:"啊,膝盖疼"听完安迷修俯下身查看金膝盖上的伤口,流血了。

安迷修皱了一下眉,从药包里取出一卷绷带,在金的膝盖处捆绑了几圈,扯开。安迷修看着那只有四五岁的孩童说道:"你身边没人吗"金看着他,过了一会儿说:"我在找我姐姐!"金拉住安迷修笑着说:"你见过我姐姐吗?"安迷修的看着他,他的眼睛很好看,眼睛里面似乎有几乎所有人都无法触碰到的珍宝。

安迷修在心中说到,他要保护他,他的王子殿下

安迷修站了起来,将手伸到他面前,笑得极其温和地说到:"可否让在下与你一同寻找你的姐姐?"金什么也没有想,笑着说:"好呀"说完就和安迷修的手握起来了,安迷修蹲下替他整理了一下耀眼的金发,擦拭了他满脸的泥土,而后露出了白嫩的脸颊。

他可真是世界的珍宝

金的手软软的,安迷修牵着他,可以感受到这幼童的手是温热,安迷修才十多岁,不懂那所谓的情爱,也许是出于身为骑士的安迷修的职业思想,那就是保护弱者。

森林尽头,安迷修和金都听到了几声呼唤金的声音,金几乎兴奋得快要跳起来了,大声喊了几声,姐姐我在这儿!安迷修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金,而后金对着安迷修问道:"大哥哥,我们还会再见面吗?"安迷修笑着说:"会的"

然后金就被秋带走了,安迷修静静的看着金和秋离去的背影,也许是出于骑士的思想,看着金被秋带走,自己的心也安静下来了。

过了许多年后,安迷修参加了凹凸大赛,过了一个月后看见了的金,看见金在和大赛第二喋喋不休的说话,不知为何,安迷修感觉有点失落,而且金也没有再看过安迷修一眼,这让安迷修更加的失望了。

然后,金终于看了他一眼下意识的笑了,安迷修也看到了,他的心跳突然开始加速,淡淡一笑,虽然金不在看自己,也无所谓了。

即使你不记得了,我也会默默守护你的

想写,想试试看....
有人要看吗?(๑•ั็ω•็ั๑)